蘇東坡詩詞蝶戀花

一、蘇軾的《蝶戀花》全文

蘇軾《蝶戀花》賞析 蝶戀花① 蘇軾 花褪殘紅青杏小。

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枝上柳綿吹又少②,天涯何處無芳草? 墻里秋千墻外道。

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。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③。

① 宋哲宗紹圣三年(1096)作于惠州貶所,甚或更早。 ② 柳棉,柳絮。

③ 悄,消失。多情,指墻外行人。

無情,指墻里佳人。 這是一首感嘆春光流逝、佳人難見的小詞,詞人的失意情懷和曠達的人生態度于此亦隱隱透出。

上片寫春光將盡,傷春中隱含思鄉情懷。首句“花褪殘紅青杏小”,既點明春夏之交的時令,也揭示出了春花殆盡、青杏始生的自然界新陳代謝的規律,雖是寫景,卻仍蘊含思理。

“燕子”二句,既交帶了地點,也描繪出這戶人家的所處環境,空中輕燕斜飛,舍外綠水環繞,何等幽美安詳!“人家”二字,為下片的“墻里佳人”的出現,作了暗示和鋪墊。“枝上”二句,先抑后揚,在細膩的景色描寫中傳達出詞人深摯曠達的情懷。

柳絮漫天,芳草無際,最易撩人愁思,著一“又”字,見得謫居此地已非一載矣。“天涯何處無芳草”,表面似乎只是說天涯到處皆長滿茂盛的芳草,春色無邊,實則化用《離騷》“何所獨無芳草兮,又何懷乎故宇”之意,謂只要隨遇而安,哪里不可以安家呢?“我生百事常隨緣,四方水陸無不便”(《和蔣夔寄茶》)。

在后來的貶謫海南時期,作者又高唱著“日啖荔支三百顆,不辭長作嶺南人”(《食荔支二首》其二);“九死南荒吾不恨,茲游奇絕冠平生”(《六月二十日夜渡海》),均是在思鄉的傷感中蘊含著隨遇而安的曠達。 下片抒寫聞聲而不見佳人的懊惱和惆悵。

“墻里秋千”三句,用白描手法,敘寫行人(自己)在“人家”墻外的小路上徘徊張望,只看到了露出墻頭的秋千架,墻里傳來女子蕩秋千時的陣陣笑聲。詞人至此才點出自己的身份是個“行人”,固然是指當下自己是這“綠水人家”墻外的過路人,但也有著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(《臨江仙·送錢穆夫》)的含義在內的。

上片的“天涯”如果是隱指惠州遠在天涯海角,則此處的與佳人一墻之隔而莫通款愫,不也是咫尺天涯嗎?尾二句是對佳人離去的自我解嘲。行人自知無法看到墻內佳人的身姿容貌,只想再駐足聆聽一會兒,孰料佳人此際已蕩罷秋千離去,尚不知墻外還有一個多情的行人,這怎不令人懊惱呢!此二句極有理趣,蓋佳人之“無情”,乃因不知有墻外“多情”行人之存在也,而世間帶有普遍性與必然性“人世多錯迕”之事,又何止此一件呢?詞人一生忠而見疑,直而見謗,此際落得個遠謫嶺南的下場,不也正是“多情卻被無情惱”嗎?作者嘲笑自己的多情,也就是在嘲笑那些加在自己身上的不公的命運,在笑一切悲劇啊! 全詞構思新巧,奇情四溢。

寫景、記事、說理自然,寓莊于諧,語言回環流走,風格清新婉麗。清人王士禛認為:“‘枝上柳綿’,恐屯田(柳永)緣情綺靡,未必能過”(《花草蒙拾》)。

這正是作者韶秀詞風的體現。《詞林紀事》卷五引《林下詞談》云:“子瞻在惠州,與(侍姬)朝云閑坐。

時青女初至,落木蕭蕭,凄然有悲秋之意。命朝云把大白,唱‘花褪殘紅’,朝云歌喉將囀,淚滿衣襟。

子瞻詰其故,答曰:‘奴所不能歌者,是“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”也!’子瞻翻然大笑曰:‘是吾政悲秋,而汝又傷春矣’。”朝云的悲泣,是因為她體味到了其中所包含的曠達與感傷相雜的情懷。

此詞在旨趣上與賀鑄《青玉案》(凌波不過橫塘路)相近,均是用“香草美人”的手法抒發自己在政治上的失意心情。然而在悲苦失意中又含蘊著樂觀曠達,這種精神是賀詞中所沒有的。

蘇軾人格和作品的魅力也正在于此。

二、蘇東坡的詩詞,蝶戀花,誰有賞析

花褪殘紅青杏小。

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! 墻里秋千墻外道。

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。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

題 解】 蝶戀花,又名《鵲踏枝》、《鳳棲梧》。原為唐教坊曲,調名取義梁簡文帝“翻階蛺蝶戀花情”句。

雙調,六十字。 這首《蝶戀花》作于何時已不可考。

只知蘇軾晚年貶官惠州期間,曾叫隨行的侍妾朝云歌唱。這首詞在感嘆春光易逝、佳人難得中,表現出作者寂寞失意的惆悵。

句 解 花褪殘紅青杏小,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 詞一開篇即呈現出暮春景色。作者的視線是從一棵杏樹開始的:花兒已經凋謝,所余不多的紅色也正在一點一點褪去,樹枝上開始結出了幼小的青杏。

“殘紅”,是說紅花已所剩無幾。著一“褪”字就深了一層,不但花少,且已褪色,感傷之情更濃。

睹暮春景色,抒傷春之情,是古詩詞中常有之意。不過一般人寫傷春意緒,總會把那種凄迷寥落之感表達到極致。

蘇軾則更多了一些曠達。有繁華就有衰落,有凋謝就有新生。

他特別注意到初生的“青杏”,語氣中透出憐惜和喜愛,有意識地沖淡了先前濃郁的傷感之情。 接著,作者將目光從一花一枝上移開,轉向不遠處更加開闊的地方。

只見燕子掠著水面低飛,綠水環繞著人家的墻院。寥寥幾筆,便勾畫出春意未盡的鄉村圖景。

飛動的燕子為畫面增添了動態之美;“綠水人家”則帶來了生活的氣息,并為后文“墻里佳人”的出現作好了鋪墊。 “綠水人家繞”中的“繞”字,有人以為應是“曉”。

通讀全詞,并沒有突出的景物表明這是清晨的景色,因而顯得沒有著落。而燕子繞舍而飛,綠水繞舍而流,行人繞舍而走,著一“繞”字,則非常真切。

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 這是詞中最為人稱道的兩句。枝頭上的柳絮隨風遠去,愈來愈少;普天之下,哪里沒有青青芳草呢。

“柳綿”,即柳絮。柳絮紛飛,春色將盡,固然讓人傷感;而芳草青綠,又自是一番境界。

蘇軾的曠達于此可見。“天涯”一句,語本屈原《離騷》“何所獨無芳草兮,爾何懷乎故宇”,是卜者靈氛勸屈原的話,其思想與蘇軾在《定風波》中所說的“此心安處是吾鄉”一致。

即便如此,這兩句還是蘊含著許多的辛酸和悲哀。據《林下詞談》記載:“子瞻在惠州,與朝云閑坐。

時青女(霜神)初至,落木蕭蕭,凄然有悲秋之意,命朝云把大白,唱‘花褪殘紅’。朝云歌喉將囀,淚滿衣襟。

子瞻詰其故,答曰:‘奴所不能歌,是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也。’”聯系當時蘇軾的遭遇,是頗耐人思索的。

蘇軾一生漂泊,最后竟被遠謫到萬里之遙的嶺南。此時,他已人到晚年,遙望故鄉,幾近天涯。

這境遇和隨風飄飛的柳絮何其相似! 墻里秋千墻外道,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 墻里有人蕩秋千,墻外有條小道。墻外小道上走著行人,墻里飄來佳人清脆的歡笑。

作者在藝術處理上十分講究藏與露的關系。這里,他只寫露出墻頭的秋千和佳人的笑聲,其它則全部隱藏起來,讓“行人”與讀者去想象,在想象中產生無窮意味。

小詞最忌詞語重復,但這三句總共十六字,“墻里”、“墻外”分別重復,竟占去一半。而讀來錯落有致,耐人尋味。

墻內是家,墻外是路;墻內有歡快的生活,年輕而富有朝氣的生命;墻外是趕路的行人。行人的心情和神態如何,作者留下了空白。

不過,在這無語之中,我們已感受到一種冷落寂寞。 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 也許是行人佇立良久,墻內佳人已經回到房間;也許是佳人玩樂依舊,而行人已漸漸走遠。

總之,佳人的笑聲漸漸聽不到了,四周顯得靜悄悄。但是行人的心卻怎么也平靜不下來。

這里的“多情”與“無情”常被當愛情來解釋,認為是行人心存愛慕之情,而佳人卻根本不知。行人的“有情”遭遇佳人的“無情”,心中無可奈何,故十分煩惱。

這儼然是一個單相思式的喜劇。 倘若這是作者目睹他人的遭遇,或許可以說是借愛情來寫人生普遍存在的這樣一種矛盾。

但詞中“行人”更接近作者自己的寫照,其中“情”的內涵也是極其豐富的,絕不僅限于愛情。作者飽經滄桑,有惜春遲暮之情,有感懷身世之情,有思鄉之情,有對年輕生命的向往之情,有報國之情,等等,的確可謂是“有情”之人;而佳人年輕單純、無憂無慮,既沒有傷春感時,也沒有為人生際遇而煩惱,真可以說是“無情”。

作者發出如此深長的感慨,那“無情”之人究竟撩撥起他什么樣的思緒呢?也許勾起他對美好年華的向往,也許是對君臣關系的類比和聯想,也許倍增華年不再的感慨,也許是對人生哲理的一種思索和領悟……作者并未言明,卻留下了豐富的空白,讓讀者去回味,去想象。 評 解 這首詞將傷春之情表達得既深情纏綿又空靈蘊藉,情景交融,哀婉動人。

清人王士《花草蒙拾》稱贊道:“‘枝上柳綿’,恐屯田(柳永)緣情綺靡未必能過。孰謂坡但解作‘大江東去’耶?”這個評價是中肯的。

蘇軾除寫豪放風格的詞以外,還寫了大量的婉約詞。他的婉約詞同樣有勁氣流動,不同于花間詞的軟弱。

詞中包蘊的意趣亦為詞家推重。《古今詞話》說此詞寫行人多情與佳人無情,“極有理趣”。

所謂“物自無情而。

三、蘇軾的蝶戀花詩詞

蝶戀花 蘇軾 花褪殘紅青杏小。

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 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

墻里秋千墻外道。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。

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 【作品鑒賞】 此作題一作“春景”。

上片寫暮春自然風光。從郊游少年的視角,由小到大,由近漸遠地展開,極富層次感、色彩感和運動感。

“天涯何處無芳草”,既是對暮春景色拓開一景,又點化游春少年的惆悵,引發下片境界。下片寫自然背景中的人事:一道短墻將少年與佳人隔開,佳人笑聲牽動少年的芳心,也引起少年之煩惱。

自然春意與人事春情相綰合,優美地表現出在流走躍動的春之氣息中,惜春少年微妙的戀情之萌動及轉瞬便迷失的悵惘。有聲有色,情韻悠遠,頗富婉媚綽約的風姿。

是一篇天韻圓轉的佳作。《詞林紀事》卷五引《林下詞談》云:“子瞻在惠州,與朝云閑坐。

時青女(指秋霜)初至,落木蕭蕭,凄然有悲秋之意。命朝云把大白,唱‘花褪殘紅’。

朝云歌喉將囀,淚滿衣襟。子瞻詰其故,答曰:‘奴所不能歌,是“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”也。

’子瞻翻然大笑曰:‘是吾正悲秋,而妝又傷春矣。’遂罷。

朝云不久抱疾而亡。子瞻終身不復聽此詞。”

蝶戀花 蘇軾 蝶懶鶯慵春過半。花落狂風,小院殘紅滿。

午醉未醒紅日晚,黃昏簾幕無人卷。 云鬢鬅松眉黛淺。

總是愁媒,欲訴誰消遣。 未信此情難系絆,楊花猶有東風管。

【作品鑒賞】 這首詞以種種柔美的意象,塑造出一個多愁善感的傷春少女形象;以春意闌珊的景象,烘托出少女傷春的復雜心緒。 上片由寫景過渡到寫人。

春光已消逝大半,蝴蝶懶得飛舞,黃鶯也有些倦怠,風卷花落,殘紅滿院。面對這“風雨送春歸”、“無計留春住”的情景,心事重重的少女,不免觸目傷情,倍添寂寥之感。

自然,蝶、鶯本來不見得慵懶,但從這位少女的眼光看來,不免有些無精打采了。發端寫景,下了“懶”、“慵”、“狂”、“殘”等字,就使周圍景物蒙上了主人公的感情色彩,隱約地透露了主人公的心境。

以下寫人:紅日偏西,午醉未醒,光線漸暗,簾幕低垂。此情此景,分明使人感到主人公情懶意慵,神倦魂銷。

無一語言及傷春,而傷春意緒卻宛然目。 下片由寫少女的外形象,過渡到寫內心世界,點出傷春的底蘊。

首句以形寫神,寫因傷春而懶于梳洗。以下承上刻畫愁思之重。

“總是愁媒,欲訴誰消遣”,是說觸處皆能生愁,無人可為排解。“總”字統括一切,一切景物都成為愁的觸媒,而又無人可以傾訴,則心緒之煩亂,襟懷之孤寂,可以想見。

到此已把愁情推向高潮。煞拍宕開,謂此情將不會一無依托,楊花尚有東風來吹拂照管,難道自身連楊花也不如嗎!楊花似花非花,花中身價不高,且隨風飄蕩,有似薄命紅顏,一無依托。

這里即景取喻,自比楊花,悲涼之情以曠語出之,愈覺凄惻動人。 詞的結尾耐人尋味。

它創造出新意境,寫出了少女的消極傷感與天真大膽交織的矛盾心理,顯得不同凡響,別具一格。

四、蘇東坡的詩詞,蝶戀花,誰有賞析

花褪殘紅青杏小。

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! 墻里秋千墻外道。

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。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

題 解】 蝶戀花,又名《鵲踏枝》、《鳳棲梧》。原為唐教坊曲,調名取義梁簡文帝“翻階蛺蝶戀花情”句。

雙調,六十字。 這首《蝶戀花》作于何時已不可考。

只知蘇軾晚年貶官惠州期間,曾叫隨行的侍妾朝云歌唱。這首詞在感嘆春光易逝、佳人難得中,表現出作者寂寞失意的惆悵。

句 解 花褪殘紅青杏小,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 詞一開篇即呈現出暮春景色。作者的視線是從一棵杏樹開始的:花兒已經凋謝,所余不多的紅色也正在一點一點褪去,樹枝上開始結出了幼小的青杏。

“殘紅”,是說紅花已所剩無幾。著一“褪”字就深了一層,不但花少,且已褪色,感傷之情更濃。

睹暮春景色,抒傷春之情,是古詩詞中常有之意。不過一般人寫傷春意緒,總會把那種凄迷寥落之感表達到極致。

蘇軾則更多了一些曠達。有繁華就有衰落,有凋謝就有新生。

他特別注意到初生的“青杏”,語氣中透出憐惜和喜愛,有意識地沖淡了先前濃郁的傷感之情。 接著,作者將目光從一花一枝上移開,轉向不遠處更加開闊的地方。

只見燕子掠著水面低飛,綠水環繞著人家的墻院。寥寥幾筆,便勾畫出春意未盡的鄉村圖景。

飛動的燕子為畫面增添了動態之美;“綠水人家”則帶來了生活的氣息,并為后文“墻里佳人”的出現作好了鋪墊。 “綠水人家繞”中的“繞”字,有人以為應是“曉”。

通讀全詞,并沒有突出的景物表明這是清晨的景色,因而顯得沒有著落。而燕子繞舍而飛,綠水繞舍而流,行人繞舍而走,著一“繞”字,則非常真切。

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 這是詞中最為人稱道的兩句。枝頭上的柳絮隨風遠去,愈來愈少;普天之下,哪里沒有青青芳草呢。

“柳綿”,即柳絮。柳絮紛飛,春色將盡,固然讓人傷感;而芳草青綠,又自是一番境界。

蘇軾的曠達于此可見。“天涯”一句,語本屈原《離騷》“何所獨無芳草兮,爾何懷乎故宇”,是卜者靈氛勸屈原的話,其思想與蘇軾在《定風波》中所說的“此心安處是吾鄉”一致。

即便如此,這兩句還是蘊含著許多的辛酸和悲哀。據《林下詞談》記載:“子瞻在惠州,與朝云閑坐。

時青女(霜神)初至,落木蕭蕭,凄然有悲秋之意,命朝云把大白,唱‘花褪殘紅’。朝云歌喉將囀,淚滿衣襟。

子瞻詰其故,答曰:‘奴所不能歌,是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也。’”聯系當時蘇軾的遭遇,是頗耐人思索的。

蘇軾一生漂泊,最后竟被遠謫到萬里之遙的嶺南。此時,他已人到晚年,遙望故鄉,幾近天涯。

這境遇和隨風飄飛的柳絮何其相似! 墻里秋千墻外道,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 墻里有人蕩秋千,墻外有條小道。墻外小道上走著行人,墻里飄來佳人清脆的歡笑。

作者在藝術處理上十分講究藏與露的關系。這里,他只寫露出墻頭的秋千和佳人的笑聲,其它則全部隱藏起來,讓“行人”與讀者去想象,在想象中產生無窮意味。

小詞最忌詞語重復,但這三句總共十六字,“墻里”、“墻外”分別重復,竟占去一半。而讀來錯落有致,耐人尋味。

墻內是家,墻外是路;墻內有歡快的生活,年輕而富有朝氣的生命;墻外是趕路的行人。行人的心情和神態如何,作者留下了空白。

不過,在這無語之中,我們已感受到一種冷落寂寞。 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 也許是行人佇立良久,墻內佳人已經回到房間;也許是佳人玩樂依舊,而行人已漸漸走遠。

總之,佳人的笑聲漸漸聽不到了,四周顯得靜悄悄。但是行人的心卻怎么也平靜不下來。

這里的“多情”與“無情”常被當愛情來解釋,認為是行人心存愛慕之情,而佳人卻根本不知。行人的“有情”遭遇佳人的“無情”,心中無可奈何,故十分煩惱。

這儼然是一個單相思式的喜劇。 倘若這是作者目睹他人的遭遇,或許可以說是借愛情來寫人生普遍存在的這樣一種矛盾。

但詞中“行人”更接近作者自己的寫照,其中“情”的內涵也是極其豐富的,絕不僅限于愛情。作者飽經滄桑,有惜春遲暮之情,有感懷身世之情,有思鄉之情,有對年輕生命的向往之情,有報國之情,等等,的確可謂是“有情”之人;而佳人年輕單純、無憂無慮,既沒有傷春感時,也沒有為人生際遇而煩惱,真可以說是“無情”。

作者發出如此深長的感慨,那“無情”之人究竟撩撥起他什么樣的思緒呢?也許勾起他對美好年華的向往,也許是對君臣關系的類比和聯想,也許倍增華年不再的感慨,也許是對人生哲理的一種思索和領悟……作者并未言明,卻留下了豐富的空白,讓讀者去回味,去想象。 評 解 這首詞將傷春之情表達得既深情纏綿又空靈蘊藉,情景交融,哀婉動人。

清人王士《花草蒙拾》稱贊道:“‘枝上柳綿’,恐屯田(柳永)緣情綺靡未必能過。孰謂坡但解作‘大江東去’耶?”這個評價是中肯的。

蘇軾除寫豪放風格的詞以外,還寫了大量的婉約詞。他的婉約詞同樣有勁氣流動,不同于花間詞的軟弱。

詞中包蘊的意趣亦為詞家推重。《古今詞話》說此詞寫行人多情與佳人無情,“極有理趣”。

所謂“物自無情而人自多情”,這是人生中。

五、蘇軾的蝶戀花詩詞

蝶戀花

蘇軾

花褪殘紅青杏小。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

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

墻里秋千墻外道。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。

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

【作品鑒賞】

此作題一作“春景”。上片寫暮春自然風光。從郊游少年的視角,由小到大,由近漸遠地展開,極富層次感、色彩感和運動感。“天涯何處無芳草”,既是對暮春景色拓開一景,又點化游春少年的惆悵,引發下片境界。下片寫自然背景中的人事:一道短墻將少年與佳人隔開,佳人笑聲牽動少年的芳心,也引起少年之煩惱。自然春意與人事春情相綰合,優美地表現出在流走躍動的春之氣息中,惜春少年微妙的戀情之萌動及轉瞬便迷失的悵惘。有聲有色,情韻悠遠,頗富婉媚綽約的風姿。是一篇天韻圓轉的佳作。《詞林紀事》卷五引《林下詞談》云:“子瞻在惠州,與朝云閑坐。時青女(指秋霜)初至,落木蕭蕭,凄然有悲秋之意。命朝云把大白,唱‘花褪殘紅’。朝云歌喉將囀,淚滿衣襟。子瞻詰其故,答曰:‘奴所不能歌,是“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”也。’子瞻翻然大笑曰:‘是吾正悲秋,而妝又傷春矣。’遂罷。朝云不久抱疾而亡。子瞻終身不復聽此詞。”

蝶戀花

蘇軾

蝶懶鶯慵春過半。花落狂風,小院殘紅滿。

午醉未醒紅日晚,黃昏簾幕無人卷。

云鬢鬅松眉黛淺。總是愁媒,欲訴誰消遣。

未信此情難系絆,楊花猶有東風管。

【作品鑒賞】

這首詞以種種柔美的意象,塑造出一個多愁善感的傷春少女形象;以春意闌珊的景象,烘托出少女傷春的復雜心緒。

上片由寫景過渡到寫人。春光已消逝大半,蝴蝶懶得飛舞,黃鶯也有些倦怠,風卷花落,殘紅滿院。面對這“風雨送春歸”、“無計留春住”的情景,心事重重的少女,不免觸目傷情,倍添寂寥之感。自然,蝶、鶯本來不見得慵懶,但從這位少女的眼光看來,不免有些無精打采了。發端寫景,下了“懶”、“慵”、“狂”、“殘”等字,就使周圍景物蒙上了主人公的感情色彩,隱約地透露了主人公的心境。以下寫人:紅日偏西,午醉未醒,光線漸暗,簾幕低垂。此情此景,分明使人感到主人公情懶意慵,神倦魂銷。無一語言及傷春,而傷春意緒卻宛然目。

下片由寫少女的外形象,過渡到寫內心世界,點出傷春的底蘊。首句以形寫神,寫因傷春而懶于梳洗。以下承上刻畫愁思之重。“總是愁媒,欲訴誰消遣”,是說觸處皆能生愁,無人可為排解。“總”字統括一切,一切景物都成為愁的觸媒,而又無人可以傾訴,則心緒之煩亂,襟懷之孤寂,可以想見。到此已把愁情推向高潮。煞拍宕開,謂此情將不會一無依托,楊花尚有東風來吹拂照管,難道自身連楊花也不如嗎!楊花似花非花,花中身價不高,且隨風飄蕩,有似薄命紅顏,一無依托。這里即景取喻,自比楊花,悲涼之情以曠語出之,愈覺凄惻動人。

詞的結尾耐人尋味。它創造出新意境,寫出了少女的消極傷感與天真大膽交織的矛盾心理,顯得不同凡響,別具一格。

六、蘇軾《蝶戀花》的原文與譯文

蘇軾《蝶戀花》 蝶戀花 只是個詞牌 他有很多作品都叫蝶戀花的你這樣不好 他最有名的蝶戀花就這個了 蝶戀花①·花褪殘紅青杏小 (宋/蘇軾) 花褪殘紅青杏小。

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。枝上柳綿吹又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

墻里秋千墻外道。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。

笑漸不聞聲漸悄,多情卻被無情惱。譯文 春天將盡,百花凋零,杏樹上已經長出了青澀的果實。

有燕子飛過天空,清澈的河流圍繞著村落人家。柳枝上的柳絮已被吹得越來越少,(但是不要擔心,)天涯到處都長滿了茂盛的芳草。

(春天還是會到來的) 圍墻里面,有一位少女正在蕩秋千,發出動聽的笑聲。圍墻外的行人聽到了笑聲,(忍不住去想象少女蕩秋千的歡樂場面)。

慢慢的,墻里的笑聲聽不見了,行人惘然若失。仿佛自己的多情被少女的無情所傷害。

轉載請注明出處華中教育網 » 蘇東坡詩詞蝶戀花

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如何看股票涨跌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宁夏11选5预测 大族激光股票 江苏11选5前三预测 佳永配资 3U百家乐娱乐城 广东好彩1肖开奖 彩经网时时彩王能6码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最近股市走势分析 内蒙古快三500期走势 理财和炒股的区别 新疆体彩11选5手机版 天吉彩票论坛3d预测 华东15选5分析专家